“阅文风波”:网络文学行业深度调整?-文学-问道文学网,征文范文网,中国写手之家_一起问道

凤凰平台

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凤凰平台文学 资讯
  • 正文内容

“阅文风波”:网络文学行业深度调整?

阅读:185 次 作者: 来源:太原日报 发布日期:2020-05-27 10:39:00
基本介绍:一起问道文学网分享的文学资讯。

  进入5月,阅文集团频频陷入舆论漩涡。从被指责“霸王合同”、部分网络文学作者发起“五五断更”(5月5日在多家网络平台上停止作品更新,表达不满),到阅文的接连辟谣、新任管理层和网文作者代表举办恳谈会,一系列事件在网络文学的江湖掀起风波。

  随着阅文相关话题连日登上热搜,有关网络文学免费与付费两种商业模式也再次站在风口浪尖。截至2019年底,阅文共有810万名入驻作家,作品数量达到1220万部,自有原创文学作品1150万部。阅文集团已承诺将在1个月内出具修改后的新合同。因此,阅文合同规则的修订,不仅事关数百万作家的切身权益,作为网络文学领域的龙头,它的新政还将成为行业的走向。

  阅文集团“强推免费”?

  事情还要从4月末阅文集团高层调整说起。4月27日,阅文集团宣布管理团队调整。随即网上就有声音称,阅文集团推出针对创作者的“新合同”,其中被指存在不少“霸王条款”。

  同时有传言称阅文将改变网络文学作品的付费阅读模式,强推免费阅读。这意味着,网络文学作者的收益可能受到影响,进而有读者担心优质的网络文学作者会因此越来越少、网络文学原有生态将遭到破坏。

  5月2日,阅文集团新团队对相关讨论和质疑进行回应。这份说明指出,“从新团队上任伊始,我们就坚定地认为,必须要巩固和保持付费模式,并对创新模式进行探索”。说明同时称,外界传言的阅文推行“全部免费阅读”是不可能也不现实的说法,请大家不要轻信。

  而针对网上热议的合同,上述说明指出:当前大家讨论的是阅文于2019年9月推出的合同,并非如外界谣传所言是在2020年4月28日推出的新合同。

  笔者注意到,说明中并未否认这份合同的真实性,同时还承诺“将会与作家们进行广泛的沟通,对于不合理的条款,我们会做出相应的修改”。

  5月3日,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网络作家唐家三少也就此事发声。唐家三少坦言,如果阅文选择所有作品免费,这是自毁长城的行为,“我真的认为可能性非常之小”。他同时表示,个人是完全不支持阅文转免费的,自己的作品也不会。

  “五五断更节”与阅文恳谈会

  但各方发声并未平息网上争论,“新合同”引发的讨论继续发酵。

  5月5日,有网络文学作家在微博、知乎等网络平台发起“五五断更节”。有人在其微博中明确表示,“五五断更节”是为了抵制阅文集团的“霸权合同”“维护写手合法权益”。

  而就在5日当晚,腾讯科技刊文发布“阅文集团对相关谣言内容的回应”。

  其中再次明确,“全面免费”不可能、不现实。文章同时称,“知名作者因故纷纷断更”不实。

  5月6日,阅文集团又一次回应,称网上流传的“作者被收走着作权”“作者所有社交账号全部归阅文”等是谣言。

凤凰平台  针对“五五断更节”,阅文集团表示,个别网络文学作者因个人事务、写作状态的调整等请假、偶尔断更是常态;阅文当日作品更新数据并未有异常波动,阅文没有采取任何包括修改时间、威胁断更后不推荐等外界谣传的运营措施。

  6日晚,阅文集团就新管理层当日与多位作家的恳谈会发布文章。文章称,针对过去多年来合同中遗留下来的不合理之处,应该也必须修改,“作家应有的权利应明确在条款里”。

凤凰平台  而免费阅读的机制还在讨论中,作家未来可自主选择免费或付费模式。“对于现有合同中在着作权授权、免费模式下的分成权益、作家福利和打盗版等方面,我们已经明确了修改方向,更具体的修改将在系列恳谈会和作家调研后确认,并在1个月内推出新版合同。”

  网络文学行业深度调整的开端

  如果从4月末算起,这次有关网络文学的争论已经持续一个月。但事实上,在不少网络文学研究者看来,这次“爆发”并非偶然。

  今年发表于《中国文学批评》的《网络文学 2018-2019:在“粉丝经济”的土壤中深耕》已指出,2018、2019年,对于网络文学来说是相当严峻的两年。

凤凰平台  如文中所言,中国网络文学发展20余年来,最核心的发展动力就是建立在粉丝经济基础上的原创性生产机制。而核心粉丝是指具有稳定付费习惯和活跃参与度的粉丝。

  该文的第一作者、长期研究网络文学的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邵燕君也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中国网络文学的发展之所以能取得今天的成就,正得益于以 VIP 付费机制为基础的粉丝经济。

  但与之相对应的是,阅文近几年付费用户数的持续下滑。今年3月,就有媒体称,阅文集团的平均月付费用户数已从2017年的1110万下降到去年的980万。而今年1月也有报告指出,付费阅读用户规模持续下降,免费阅读用户规模则持续增长。

  参与执笔《网络文学 2018-2019》的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吉云飞说,当网络文学付费阅读的天花板已经很明显时,网络文学领域积压已久的诸多矛盾也随之显现出来。这其中自然包括大家热议的着作权问题、平台与作者利益分配问题等。

  邵燕君直言,这些问题其实都可以归纳为“网络文学爱好者的网站与大资本逻辑之间的冲突”。她同时承认,因为近年来短视频等其他娱乐形式的兴起,网络文学的发展确实到了瓶颈期。

  邵燕君现在担心的是,在面对大资本主导的新调整时,已处于弱势的基层网络文学作者难有相应的议价能力。“他们是网络文学的基座,也是网络文学的未来,是‘活水的源头’。新作者都是底层作者,但他们也拥有‘成为大神’的可能。好的机制应该让他们能够维持生活,同时有作为一个写作者的尊严。如果不把底层作者当成作者,新的作者就很难‘成为大神’,网文也就没未来了。塔尖能有多高,要取决于基座有多宽。”

  当前,我国网络文学用户数量已达4.55亿,创作者达1755万,市场规模超百亿元。风波过后,被诟病的所谓“霸王条款”能杜绝吗?免费化是产业趋势吗?各方如何实现共赢?吉云飞认为,不管这次争论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合同有何变化,这次事件都已经成为了网络文学行业深度调整的开端。

标签:文学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秒速赛车开户 秒速赛车网站 百万彩票 吉利分分彩 pk10开户 秒速赛车是真的吗 秒速赛车官网 128彩票 广东快乐十分 秒速赛车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