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的“成色”-文学-问道文学网,征文范文网,中国写手之家_一起问道

凤凰平台

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凤凰平台文学 杂文 评论
  • 正文内容

诗歌的“成色”

阅读:1120 次 作者:麦笛 来源:中国青年作家报 发布日期:2019-12-05 11:49:20
基本介绍:一起问道文学网分享的诗歌评论文章。

  一首诗歌摆在面前,是什么“成色”?

  我想就这个问题谈谈我个人的看法。

  首先看诗歌的形式。

  排列方式决定了视觉冲击力和形式美。一种是整齐排列,表达强烈情感和铿锵节奏,狂飙时代的诗歌大多运用这种排列方式;另一种是错落排列,属于舒缓抒情,本身就有暗示与隐喻的作用。我个人比较偏爱后一种,因为前一种体现不出跌宕与波澜,阅读时容易产生疲劳感。我以为,如果一首好诗按十成算,排列方式起码占一成。

  其次看诗歌的题目。

  题目是一首诗的眼睛。这是一个眼球时代,标题的影响力是巨大的。当然,不是说越抢眼的标题就越好。

  确立诗歌题目有几个原则。

  一要准:如果一个统帅率领的是其他人的军队,怎么打仗呢。我想说的是,标题是内容的概括、提炼或升华。如张新泉老师的《日子是命运摊开的手掌》,由此展开想象,标题统帅着想象之兵,一路驰骋,荡气回肠。

  二要实:在大背景之下,找准一个小落点。这样的诗歌实实在在,言之有物,可信可靠。

  例如,汤养宗的《父亲与草》:

  我的父亲说草是除不完的

  他在地里锄了一辈子草

  他死后,草又在他的坟头长了出来

  透过父亲与草的关系,读者看见了父亲与命运抗争的一生。这首诗,从标题到内容都是比较成功的实例。

  三要新:新角度、新体验、新发现、新思考等等。比如,收到生者来信不新鲜,但是收到死者来信,会引起我们的阅读兴趣。我们看看辛波斯卡(波兰诗人,1996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死者来信》(节选):

凤凰平台  我们读着死者来信,如无助的诸神,

  但毕竟是神,我们可以预知未来之事。

  我们知道,哪些债务不必偿还

  哪些寡妇将与温暖的身体再婚。

  贫穷的死者,盲目的死者

  受骗的、犯错的、谨慎得有点可怜的死者。

凤凰平台  我们看见人们在背后做鬼脸。

  在静默中,我们观看他们棋盘上的兵卒,

  尽管,接着要走的三步我们都已知晓。

  死者预期的每一件事,实现的样子总会截然不同,

  或略有差异——其实还是彻底不一致。

  他们中最热情的人凝视着我们的眼睛,深信不疑:

  他们的算计告诉自己,他们将在我们眼中发现完美。

  借助死者来信,说的全是人间况味。他们的生存,其实就是在拿时间来赌命。“他们的算计告诉自己,他们将在我们眼中发现完美”,所以,活着即美好。如果一首好诗按十成算,选好诗歌的标题起码占三成。这就是美女有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还要美睫文眉的原因。

  第三,看诗歌的质地。

  再好的排列,再好的标题,如果没有内容的支撑,也是立不起来的。所以,诗歌内容起码要占六成。今天我想谈谈诗歌的质地,即通常我们所说的:诗歌要有质感。

  脑子里突然冒出“质感”这个词来。

  质感是什么?质感是指一件艺术品的质地给读者带来的审美感受。这个词大多运用在绘画、雕塑、摄影等艺术中。在诗歌中,质感通常表现为诗歌语言给读者带来的及物感、逼真感和厚重感。

  一首诗具有质感,往往能让读者感到可信。结实的语言,敲击在读者的心弦上,回音清晰而嘹亮,共鸣雄浑,浮想联翩,回味悠长。我最先读到有质感的诗是闻一多的《死水》,他提倡音乐美、绘画美、建筑美的典型之作。诗人把旧中国现实比喻为“一沟绝望的死水”,表达了对丑恶势力的憎恨和对祖国深沉的挚爱,在绝望中饱含着希望,在冷峻里灌注着一腔爱国主义的热情。

  著名诗人艾青的《礁石》的质感,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一个浪,一个浪

  无休止地扑过来

  每一个浪都在它脚下

  被打成碎沫,散开……

  它的脸上和身上

  像刀砍过的一样

  但它依然站在那里

  含着微笑,看着海洋……

  诗中“扑”“打”“砍”几个质感强烈的动词,塑造了一个硬汉形象。显然,这就是质感的力量,也是诗歌的力量。

  质感是好作品的重要特质,是诗美的重要因素。不管是写实的还是写意的作品,都需要诗人惟妙惟肖的笔力基础和诗人思想力的坚强支撑。当下诗人中,胡弦诗歌的质感颇具特色。

  我们来看胡弦的《秤》(节选):

  星星落在秤杆上,表明

  一段木头上有了天象,宇宙的秘密

  正在人间深处滑动。

  万物自有斤两,但那些星星

  抿着嘴唇。沉默,

  像它们独有的发言权。

  一杆秤上,星空如迷宫。

  秤是人们司空见惯的工具,称量物品也称量世道人心。诗人由此展开想象,“星星落在秤杆上,表明/一段木头上有了天象”诗歌的出发点,起飞点,落脚点完美结合,及物又实在。静止中蕴含强大的爆发力,诗歌张力突显。整首诗都是在写秤,而每一处都绝非写秤。看得见,摸得着,想得远,思得深。这样的诗歌文本,筋道,耐读。我心中,类似的诗歌起码应该算九成以上。

  关于诗歌的成色,每个人的标准不同,十成之喻,不足为信。同时,诗歌的成色也不是能够截然分开的。一首好的诗歌,往往是一个有机结合体。一首诗的总得分应该大于每个部分得分之和。这样的诗歌才是受读者喜欢,经得起时间检验的好作品。

标签:诗歌,评论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75秒赛车网站 快3平台 幸运时时彩 秒速赛车开户 时时彩平台 快3平台 秒速赛车官网 吉利分分彩 凤凰平台 秒速赛车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