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油渣子的那时光-文学-问道文学网,征文范文网,中国写手之家_一起问道

凤凰平台

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凤凰平台文学 小说 短篇小说
  • 正文内容

吃油渣子的那时光

阅读:286 次 作者:张文新 来源:问道文学 发布日期:2019-11-12 17:10:00
基本介绍:一起问道文学网分享的小说投稿作品。

  有人说,评价一个人,得要等他一生过完,故事合上了,才能会有中肯的评价。而至今,我都不能去很好的去形容再婆婆。我从小和再婆婆相伴,而今她辞世有一年有余了,有很多时候想要去回忆这个老婆婆的过去点滴,让我最难以忘怀的,就是她做的好吃的。

  再婆婆很会做吃的。

  08年的冬天十分的漫长,那时侯爷爷去了大伯家里,爸妈还在外地做事,我就和再婆婆一起过活。08年的时候,我家的菜园子还在信义老爹的屋前,隔我家有点远。那时候因为没完没了的冻雪,我们那儿成天断电,菜也是被冻坏的居多,而且难以出行择菜。

  我记得那时候,再婆婆每天早上都是7.8点就起来,一边刷牙洗脸,一边叫我还睡一阵子,然后便裹上她那条长长的绿色围巾,去村头的庙宇去敬神,拜菩萨保佑我们全家平安,接着看看周家铺子里有什么菜,有时候会提回点豆腐香干,有时会称点肉,不难想象再婆婆是怎样慢慢从她卷起来的一圈钱里抽出几张来付账。每每她回来的时候,我就该起来了。而这样的时辰,却是介在早饭和中饭间的尴尬时辰了。于是我便和她商量,再晚点起,这样早饭中饭就可以一起吃了,婆婆也似乎默许了这个。其实不能说是懒,外面着实没有被窝里头暖和。

  那些个冬日我也算是个懒虫,只顾着跟着她吃饭,虽然得慢慢悠悠的等,但至少能吃饱吃香。

  我们把煤火都用在了烤火炉子上,在它上面烧水,做饭,烤火。有的时候伸着脚正暖和着,她却突然把那张用旧大衣缝的煤火被子给掀开,说是水开了,让人欲罢不能。

  再婆婆就在这样的煤火上做吃的。

  那个冬天,菜的确很紧缺,但是我从未饿过肚子。婆婆也熏了一些腊鱼腊肉,有的时候,她会切点做菜,虽然不是很多,而且也没有什么配菜,就是简简单单的干辣椒,油盐味精,经了婆婆的手,做出来却是非常的好吃,她做的腊肉,大都是外面弄的酥脆,微微翻卷,但是里面却噙着油水,可吃起来吧,又没有油腻的感觉,我喜欢趴在烤火架子边看着等着,有时候两三片腊肉就能配着咽一碗饭。腊鱼也如此,就着半块也能下碗饭。

  可是腊鱼腊肉是不能天天吃的,在那样的冰天雪地下,吃菜也要计划着来。一次做的腊鱼肉吃完,我们的菜单也就要变变,但是婆婆做出来的菜还是很可口送饭。她会弄回些豆腐香干,我一餐就能收掉。她也会从我不知道的邻居那里弄回点豆渣,豆渣多就不必煮太多饭,光吃豆渣就饱肚子。我的姑姑那时还没过世,天稍稍放晴,她就骑着她带篓子的单车过来,带点些油豆腐,或是帮我们去摘菜,然后接连几天,都能吃的很过瘾。

  不过也有算过的苦的时候。我们简单的吃着豆豉炒干辣椒,还有油渣子。油渣子换在那时候,也能算是好东西。再婆婆就用简单的调料,配上干辣椒,出锅之后便是极好的下饭菜了,如同酥糖一样,一口下去还有滋油,运气好的话兴许还能找出几丁点瘦肉来。      那个冬天过的很漫长,我和再婆婆就那样慢慢度过,天天断电,烤着煤炉火,看看翻出来的课外书,铲掉漏雨屋顶上的雪块,和来串门的邻居聊家常,窝在那厚厚的暖和的被子里,这些大概就是我们做的事,当然,还有吃再婆婆做的菜,抹掉吃完油渣子嘴上留下的油花。

  后来暖风吹到我们的村庄,冰雪消融,困在浏阳之外的亲人纷纷归来,春暖花开。

  那时我的学习生涯,将我生活的节奏慢慢拨快,生活也没有那样精打细算的计划,学校放假也没有那么频繁,大伯伯回来的时候也会把再婆婆接到株洲。

  我从此很少吃到油渣。

  慢慢,我的厨艺渐长,回到家里也经常做饭,有时候我做了一桌子菜,用了这样那样的配菜,却始终做不到她的那种味道,但她还是一个劲的说做得好,我就逗她说,“那你都得吃掉啊,一个碗都不能剩。”这时她又会咧开嘴,“嘿嘿”的憨笑。

  可是不知打什么时候开始,老婆婆开始揉眼睛,说眼睛花。老婆婆看东西变的模糊起来,渐渐地,没怎么做饭了。而我,站上了做饭的位置。丰富的食材,各样的配料,还有电磁炉,燃气灶,我用这些工具来做菜。

  我从此没有吃油渣子了。

  油渣子成了喂狗喂猫的东西,餐桌上很少会有这样的东西了,豆豉辣椒也销声匿迹。因为我们已长大,我们的生活变好了。

  在我三年高中生活快要结束的时候,再婆婆脑血栓病危,因为临近毕业,期间我去医院探望照顾不过两三次。第一次看到她,她形容憔悴,双眼看不见东西,我扶着她, 她哭着说她现在成了一个废人,我安慰她说一切都会变好的;第二次看到她,是第一次治疗出院后突然发病,而后急送医院,我赶上放假奔去医院,那时她已经只能咿呀说话了,眼角时不时流下泪水;第三次,是在年初几天,婆婆病情极度恶化,被接回家,扣着氧气罩,滴着葡萄糖药水,已经毫无知觉,只能在她生活了近一辈子的地方,等待死亡。

  可能是因为再婆婆去世之前已经有了姑姑,爷爷。她的去世,我很伤心,但是却没有嚎啕的哭泣。我心里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平静,这应该叫做成熟,不是磨去棱角,圆滑世故那种“成熟”,也许婆婆你能感觉到,也许你真的没有感觉了。

  关于她的记忆从此中断,再婆婆离开了这个世界,也离开了我的世界。有很多时候想要去回忆这个老婆婆的过去点滴,我觉得我最难以忘怀的东西,就是她做的好吃的东西。那个漫长的冬天,或者,更早更长的时光,我的出生,我的童年,我的长大。

  有人说,评价一个人,得要等他一生过完,故事合上了,才能会有中肯的评价。而至今,我都不能去很好的去形容再婆婆。她是最最传统不过的妇女,在艰难困苦的光景里养育着子孙后辈,她脾气虽然有点不好,性格也有点怪,但是却是为后一代人付出了太多,留下了很多东西,这些的东西是寻不到的,也许仅仅就是她,他们,我们逝去的亲人,我们的先辈,那种简单朴实的生活方式,乐观从容的态度,以及对生活的热爱与对邻居,对后代的关爱奉献。就是这些遗留下的东西,将伴随我们继续成长。若是真的要寻,那就去找舌尖上的味蕾,找存放在那里的味道。

  对我,那是油渣子的味道,再婆婆的味道。

标签:小说,短篇小说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江苏11选5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pk10彩票 秒速赛车平台 上海快三 天天乐棋牌 广东11选五 大资本彩票 75秒赛车网站